crasuuu

失踪人口

你于我,是春天盛开了繁花的原野,是夏天深山里铺满一地的木棉,是秋日沾了霜露的银晖,是冬日皑皑白雪中躺卧的狐狸。你是莫奈的睡莲,是梵高的星月夜,是饱和的流溢出的色彩;你是剔透的蓝宝石,是夜莺的红玫瑰,是深海里的珊瑚与珍珠,是教堂的彩色玻璃窗。你是天鹅翅膀上的羽毛。


你是我能想到的人间一切美的事物。


两年不见,甚是想念。

他还没有改变对这座城市的印象。


钢筋水泥的森林深深扎根在贫瘠的土地上,空气诡异地流动着,尘埃旋转着搅动人的欲念,薄薄的霾拢住建筑的外壳,让人感觉永远见不到阳光,玻璃的颜色远比胶片中要冰冷,光的粒子在镜片之间来来回回地穿梭,漫无目的从一个宇宙到另一个宇宙。秋季却是躁动的,狂热的,腥腐之气远远地从喧闹的菜市传来,在柏油路上形成几层翻滚的波浪,像在海边拍打已经千疮百孔的礁石,又像瀑布边上迎面扫来的水汽,无从躲藏,无从避免,于是在密密麻麻的寒气的侵袭中感受到震耳欲聋的惶恐,两个世界分割开来了,如同皮肤的龟裂。他一贯很抗拒到集市里去,鱼肉的死,菜叶的糜烂,污水的交融。只有烟草的雾在那里是有形状的,人的气息活在一缕缕虚无的白丝里,又被揉散,被踩碎,掩埋到无人知晓的地底。

你在山崖下睡眠

七只绵羊七颗星辰

你含在我口中似雪未化

你是天空上的羊群


(海子《黄金草原》)

“我们在一片漆黑之中,在不知是否能重新站起来的未知中,星光却非常明亮。”

I'll wait on you inside the bottom of the deep blue sea, 




我在蔚蓝深海等待着你的到来,




I'll wait on you inside the bottom of the deep blue sea, 




我在无尽海底盼望着你的到来,




Welcome to my cage little lover, 




我的小情人欢迎来到我的囚笼,




Time to rearrange with you baby, 




我的宝贝,在这里我与你一同改写时间,




Still don't know your name, Miss Sunny,




仍然不知你芳名,




Let's go up in flames pretty lady, 




让我们在火焰里上升,美丽的女士。








冰冷刺骨的寒 四面八方来的海水压迫心脏 濒死的美感




只想闭眼沉入海底




而我愿为你祈祷——





-

我怕安静,我也怕吵闹,
我怕我居住的小镇像马孔多一样下雨,
我怕雨季漫长无期。
我怕小金鱼熔在废弃的缸里。
我担心铁锈腐蚀,
我担心白蚁吞吃。
我还怕人们堕落。
我绝望于沉默的无力,
却更怕言语的有力。
我怕被圣木钉上四角的闭塞窗户,
我怕永生难以走出去。
我怕自己无求无欲,
我怕我觅不得知己。

-

你说小牧羊人一定能走出迷失的森林
流星绕了一千零一个圈又回到我的手边
夜莺在鲜血染红的玫瑰旁啼叫
消失的都该出现
所有荒诞的迷幻的故事编织成梦
陪你坠落每张夜的网中
歌声失了节奏 但我还在唱
只有你听得见的寂静旋律
世界即将入眠